«

»

Aug 03

細龜隨筆之一:藍天行動vs幻彩詠香江

有一天,政府跟我們說:「我哋,要向全世界嘅遊客展現香港嘅好客之道,所以我哋每晚都會係維港上空進行煙火表演。尼個表演,叫做『幻彩詠香江』。各位!我哋要發揮香港嘅好客精神。香港歡迎您!」

又有一天,政府又對我們說:「香港嘅污染情況已經越嚟越嚴重。如果我哋唔做番d嘢,受害嘅就會係我哋嘅下一代。所以我哋推出尼個『藍天行動』。我哋嘅口號就係『全城投入,為藍天打氣』!」

以上,就是香港特區政府分別於2004年及2006年對我們說的話。敬請各位留意,政府是先推出「幻彩詠香江」,繼而送上「藍天行動」的。一個很奇怪的次序。細龜先作一個簡單的假設:你想要一條乾得像薯片的毛巾 (這不管你是拿來用還是拿來吃),請問你會否從抽屜裡把乾毛巾先弄濕,然後再跟自己說:「它濕了,我要把它弄乾」呢?應該不會吧!特別是香港人的節奏那麼快,怎會有時間做這些多餘的事 (隨非是很無聊,沒事找事做的人)?反觀我們「運籌帷幄」的政府,竟然就是先弄濕毛巾再掠乾的人。其實自從工廠北移,汽車流量增加,使得污染物不分春夏秋冬地以幾何級數上升外 (當然尤以冬季最為嚴重,皆因有冬季季候風從北方補充),我們自家炮製出來的污染亦不容忽視。大家每晚抬頭望夜空時,有否留意天的顏色呢?我們常說「黑夜」,為甚麼會稱作「黑夜」呢?就是因為晚上天色變黑。可惜,從細龜開始有留意天空的習慣後,真正的「黑夜」是甚麼,實在是沒有辦法理解 (最真切的感覺就是在夏威夷的Mauna Kea火山上觀星的經驗。甚麼是「伸手不見五指」,甚麼是「全天黑麻麻」,就是透過這一次真實的感受到。詳情請留意「細龜的天文遊歷記:海外篇」啦!)。每當望向天際,所看到的都只是紫紫紅紅的天空。血紅的天色很是嚇人,就像神將會重回大地對人類進行最後審判的先兆 (最可憐的是現代的學生們,在這「光燦燦」的環境裡長大,根本不被允許了解黑夜中星光的美。每到達少了一點光的地方都會大聲叫囂要開電筒,有如患了「夜盲症」一般)。

香港的夜空本已需急救,但我們的政府竟然還火上加油,舉行「幻彩詠香江」。甚麼是「幻彩詠香江」?簡單而言,就是把激光(laser)、射燈和煙花射向天空,再配上音樂,即成。無可否認,旅遊業是帶動經濟發展的工具,但有必要倚靠增添光污染 (light pollution)和懸浮粒子(particulate)這方法嗎?香港的照明系統已經把它們的眩光(glare)毫不吝嗇地跟夜空分享,可現在政府再加添激光和射燈在夜空中穿插,試問我們的下一代還有空間理解無污染之天空嗎?最諷刺的是當政府因空氣污染嚴重而推出「藍天行動」之際,「幻彩詠香江」依然繼續綻放光芒照耀維港。兩者看來互不相干,但請細心想想,藍天指的單單就是大白天的藍天嗎?晚上甚麼都看不到就當作是沒問題了嗎?細龜認為,真正的「藍天行動」應該是做到全天候「藍天」的。甚麼意思?很簡單,讓天空回復它本來的顏色。從我們觀星者的角度而言,成功的「藍天行動」就是讓我們重見應該看到的星空。香港這麼小,要做到像夏威夷那樣滿天星斗一定是不可能的 (因為有經濟發展嘛),但至少不要再添亂子吧!細龜不知道這個激光對光污染有多少「貢獻」,但那些大射燈和煙花所製造出來的污染物則不容忽視。有讀過化學的朋友一定知道,煙花的顏色是依靠燃燒不同化學物所製造出來的。而這些燃燒過的化學物「殘骸」,再加上提供射燈的電力而燃燒之化石燃料所釋放的殘餘物,就變成了如假包換的懸浮粒子了。當這些懸浮粒子的數量增加,就會形成反射(reflection),把從地上射向天空的燈光再分散到整個天區,形成紫紫紅紅的現象。

記得有一次是各大天文學會於星光大道舉行「路邊天文」。細龜及一眾觀星朋友當然會出席協助隊長。當時情況墟冚,有很多市民圍觀甚至從我們準備好的天文望遠鏡看看月亮及行星的樣貌,場面好不熱鬧。正當大家看得興高采烈之際,身後突然響起既嘈雜又有點走音的音樂。此時正向市民講解的天文愛好者都為之一呆。

「搞咩呀?新年提早左咩?」

「唔係呀,個個射laser上天個個呀。喂,叫咩呀?」

「『幻彩詠香江』呀。搞錯呀,今晚『路邊天文』喎,咁都唔可以放過吓?」

「搵錢同天文,你話邊樣緊要呀?收一收鏡先啦。」

正當大家無奈之際,一位小朋友向我們身旁的一位前輩走去。

「叔叔,可唔可以睇呀?」

「咁呀...我哋睇月光啦。」

「點解呀?我想睇星星呀。」

「其實除左地下d明星外,喺尖沙咀係無星睇架。」

「叔叔,咁我哋唔好喺尼度睇呀,你帶我去好多星星睇嘅地方呀。我見到書個度話夜晚可以見到好多星星架,點解而家無嘅?」

大家你眼望我眼,不知道應該怎樣回應這位小朋友的問題。試問我們應該怎樣去回應呢?「藍天行動」是推行了,可是破壞天空的舉動卻依然故我地繼續著。那將來的我們將何去何從?

剛過了的星期六陪隊長去選購天文用laser。他說他那支5mA已經敵不過光害了,要買一支強一點的來教學生。

「就尼支30mA啦,唔該!」

細龜聽到隊長的解釋後就開始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一番:「反正將來香港嘅光害只會越來越嚴重,點解唔一開始就買一支最強架呢?又可以減少製造垃圾。100mA都唔錯呀。一定夠光啦!唔通喺因為太強所以仲未做出黎?咦...唔係呀,駛乜買啫,維港晚晚都幾廿條laser射黎射去啦,唔駛用錢買,要咩色都有,仲成天嘅星都幫你指哂,慳水慳力,哈哈哈!」

想著想著,細龜真的在店內自己一個傻笑起來!

資料來源:

1.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zh/%E8%97%8D%E5%A4%A9%E8%A1%8C%E5%8B%95

2. 幻彩詠香江官方網頁

http://www.tourism.gov.hk/symphony/cindex.html

Share

2 comments

  1. hpang

    冇計,尋晚帶camp都有人攞支laser出黎,睇下幾時本地第一單有人玩laser射盲眼~

  2. 細龜

    huhhuhuhuh…細龜好快就會用專業知識寫吓尼樣嘢架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